不算

两个骗子【上】


【🈲警告🈲】后半部分人物性格极速反转,俩人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介意者慎入!!!性洁癖者慎入!!!



----------



1.完美情人



李洋,是个模特。


一直寻寻觅觅宁缺毋滥的等了好多年,终于等到了符合他所有标准的完美情人卜凡,比自己高,幽默又直爽,帅气又多金,霸道又温柔,善良又可爱,器大活又好…


卜凡,是个明星。


眼光高到可能要注孤生的时候遇到了李洋,名模的身材扒光了在床上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看了摸了上了那么多遍依旧完美到无可挑剔,一张厌世高冷脸偏性格生的温柔又乖巧深得卜凡心意。


俩人在一起两年多,双方都默认的关系是炮友,毕竟都是常年住在飞机上的大忙人,这样的关系更能长久也更纯粹些。



卜凡在北京有套房,难得两人都有空的时候就会约在那住上几晚,李洋年长卜凡两岁,在自己的专业上建树比较早,摸爬滚打这些年练就了温柔知心的好性子,做完爱之后卜凡喜欢点上根烟跟他絮叨絮叨工作上的一些事,尽管李洋不抽烟但也习惯了这事后尼古丁的味道,就着卜凡的姿势,要么趴在他胸膛,要么靠在他肩膀,或直接坐在他身上听他说着片场的琐事,李洋嘴严有分寸,卜凡也乐意跟他分享娱乐圈那些虚虚实实的八卦,就图一乐呵。


完美情人李洋唯一的瑕疵就是不会做饭,每每尝试走进厨房都以失败告终,卜凡靠在一旁笑他却不是因为他的笨拙而是觉得可爱,接过李洋手里的烂摊子随随便便就能端上一桌好菜,李洋有好多个瞬间觉得他和卜凡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卜凡比李洋稍微忙一些,临时赶通告经常说走就走,不能一起过节不能一起过生日是常有的事,李洋从不因此跟他生气,懂事又不粘人,卜凡有好几次都想跟李洋说,别拿炮友当幌子了,咱俩真在一起吧。


可太完美的人和关系中往往存在着刻意遮掩的假象,只是还没被戳破而已。



----------



2.初次尝试



这次的戏是在沙漠进行拍摄,对手戏的女演员身材火辣颜值上乘,两个月的封闭拍摄女人暗示过卜凡几次可以晚上到她房间,卜凡都拒绝了,他不想节外生枝做她炒作的牺牲品,娱乐圈栽到这种滑铁卢里面的男男女女还少吗。


卜凡从来了片场的第一天就一直觉得有双眼睛时不时的盯着自己,女演员对他示好之后他以为那视线来自女人,可直觉告诉他不对,直到有一天当卜凡换衣服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直勾勾看着自己身体的保镖大哥…


一般到片场带着助理就可以了,但是因为这沙漠气候复杂环境危险,公司就安排了一名保镖随行,他一般听助理的指示几乎没跟卜凡有过什么直接接触,卜凡也从没正眼瞧过这个男人。


自那之后卜凡得了闲就会瞅上几眼这位保镖大哥,三十多岁的样子,眼神锐利沉稳,古铜色的皮肤配上些许胡茬满是成熟男人的沧桑味道,常年锻炼的结实体格跟泡在健身房练出来的假肌肉完全不同,充满了力量感。


说不上哪里来的兴致,可能是因为两个月的封闭拍摄太寂寞,也可能是因为保镖大哥毫不遮掩对卜凡的性趣,终于在某天晚上,卜凡主动把他叫到了房间。


“哥。”


卜凡的舌尖轻抵唇珠慢慢扫过嘴角。


“我想跟你做爱。”



第一次被上的感觉不好不坏,权当是一种尝试,卜凡向来不抵触任何第一次,喜欢在他的原则内享受新鲜感。但这次尝试完了也就完了,他还是他,不会有任何改变,他依旧把那男人当做一个临时工保镖,依旧不会多看他一眼。


只是回到北京之后这件事不能像往常聊八卦一样跟李洋提起。



----------



3.烟盒



想到推开家门温柔乖巧的李洋在家里等他,卜凡拖着行李的脚步都加快了不少,可开了门后扑到他怀里的却不是李洋是一只小金毛。


李洋站在不远处笑着看着卜凡,试探性的眼神在确认卜凡看到这个小惊喜之后的反应。卜凡自然是喜欢小动物的,乖乖萌萌的好掌控的东西他都喜欢,但苦于没有时间照顾,之前李洋跟他提过一次也被他否决了,可当这小东西真出现在自己家的时候还真就可爱到让人无法拒绝啊。


“我不在家的时候有他陪你也好。”


卜凡没有因为自己自作主张而生气,李洋这才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卜凡面前,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跟这个小狗的不解之缘。


卜凡一边应和一边往卫生间走,洗手的时候发现洗手台上有半包烟。


“洋洋,你开始抽烟了?刚开始抽也别抽这么烈性的。”


客厅里的人明显犹豫了几秒钟,才解释道:“可能是昨天宠物店送狗狗过来的人忘在这的吧。”


“哦,那我扔了。”


卜凡没有立刻扔掉,试图把烟盒贴近鼻子看看能不能闻到李洋身上的香水味,他很久之前是有明确跟李洋说过他不希望他抽烟,可那只是当时刚在一起的控制欲作祟罢了,他现在对李洋有足够的喜欢,这些条条框框已经变得无所谓了,只是他不希望李洋对他撒谎。


可这时李洋进到了卫生间把卜凡手里的烟盒一把抓过来扔进了垃圾桶,笑着圈住卜凡的胳膊把人往客厅拉“跟我说说这次去拍摄有没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啊~”


卜凡也没想到李洋这一问,脑袋里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保镖大哥的脸,所以烟的事不管怎样就算了吧,自己做了更过分的事不是吗。


“有机会带你去沙漠旅行吧,太阳落山后的景色很不错。”


“好呀!~”


还是说说笑笑,还是夜夜欢愉,但两人都隐约意识到表面上的完美开始出现了裂痕。



----------



4.属性被发掘



小狗得了犬瘟,李洋急得直哭,忙乎了好几天终于治回来了,安顿好狗狗和李洋之后卜凡急忙往片场赶,到了酒店就往床上一砸,晕乎乎的听到保镖把他的行李箱放到柜子里的声音,皮鞋踩在地毯上的声音,然后是房门上锁的声音。


虽然不愿意起还是撑起身子脱衣服,这一睁眼才发现保镖大哥还没走正站在床前看着他,这一吓倒是让卜凡清醒了不少。


“我要离职了,想跟你最后做一次。”


“我今天很累,没这心情。”


“那上次你勾引我的时候,怎么没问我有没有心情?”


“我说真的,你去找别人吧,我给你钱。”


真的是乏了有点心烦,想到哪说到哪,这个钱字刚说出口卜凡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保镖大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男人单膝跪在卜凡两腿之间,一把揪住卜凡的衣领,语气低沉又凶狠的说道:“那我就来强的。”


卜凡僵直的后颈被男人一把抓住,脸被狠狠地埋进枕头里,越是挣扎越是感到窒息…


没有享受,只有暴力。


筋疲力尽全身赤裸的坐在地毯上喝着水,手腕上被用力扼住而发青的痕迹卜凡反复看了许久,身体好几处地方都在隐隐作痛。


可刚才经历的那场更像是虐待的性爱,却没有让卜凡心生恐惧,甚至连愤怒都没有,只有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他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满溢的施虐欲和受虐欲令他兴奋的浑身颤抖。


勾起嘴角邪邪的笑,卜凡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洋的号码。



----------



5.真实的李洋



李洋拉着行李箱站在卜凡家的门口,房子钥匙已经放到了客厅的餐桌上,带上门之后他和卜凡的关系也就算完了。


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嘴递到唇边,李洋猛的吸了一大口,另一只手烦躁的揉乱头顶的发,三颗扣子没系的白衬衫露出大片赤裸的胸膛。


“妈的!!”


李洋泄愤般一脚踢翻地上的垃圾桶,用力把手里的烟头甩到地上,火星子弹了老高,跑下台阶发狠的在垃圾桶上狂踩猛踏。


“艹你妈!去死吧!!”每踹一脚骂一句,都不带重样的。


眼看着垃圾桶都被他踹变了型,小区保安来了俩人这才把李洋架住,没造成其他破坏,李洋没心情听保安在耳边叨逼叨,扔了五千块在俩人脸上,把行李箱往后备箱一扔开着车就走了。



“呦,这小可怜怎么办呀?”


“给你了,爱他妈怎么办怎么办!”


岳明辉抱着小金毛给李洋倒了杯酒,他和卜凡是怎么黄了的也听李洋说了个大概,岳明辉没替自己这哥们儿感到伤心反倒替他高兴,他演了两年卜凡喜欢的完美情人,也是时候做回自己了。


“全他妈被那个保镖搞砸了!卜凡他妈的是我男人!是我李洋的男人!那个保镖他凭什么?!”


“你也别太生气了,该骂的不应该是卜凡吗?你这左一个保镖右一个保镖的,你都不知道人是谁。”


“等卜凡玩够了我自然会把他追回来,那个保镖最好别让我知道他是谁,我肯定废他三条腿!”


“卜凡要是知道他温柔乖巧的李洋其实是个流氓混子会不会更爱你了?毕竟他现在喜欢玩儿刺激的。”


“滚!”


“那你现在跟他解绑了,我可以追他了吗?”


“你说什么?”


“以前你俩在一起的时候,你在背后使尽手段不让其他人惦记,现在你俩完了,你还管得着吗?”


“岳明辉,你他妈就是个贱人!”


“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的才是贱人。”


岳明辉倒也坦荡,他深知骗来的感情,早晚是要还回去的。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