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

【灵洋】谁上谁下





木子洋后退了一大步,后背和后脑勺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响,此刻灵超正一只手撑着墙壁奶凶奶凶的瞪着双大眼睛强行壁咚着他洋哥。


气呼呼的样子不为别的,他只想知道他洋哥为什么可以那么随便的就让卜凡亲他,而且一脸的习以为常。


这让灵超想起了四人挤在一室一厅的出租屋为了出道而拼命的时候,有次公司开会特意强调:知道你们年轻气盛,如果有生理需求最好自己解决,实在不行互相解决也可以,就是不允许找女朋友!!要时刻清楚自己偶像的身份!!!


所以说这青春疼痛文学真不是白写的,灵超已经脑洞出了他洋哥和卜凡互相解决生理需求的画面了,虐的自己一口仙气差点没提上来。


而此刻木子洋却在想,自己总是和弟弟在一起竟然没发现他已经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单薄的身子也壮实了一些,有了些男人的样子,要不然也整不来这压迫感十足的壁咚,想着自己的弟弟终于长大了,脸上不由得泛起了浅笑。


这时向来都是行动派的灵超一把捏住了木子洋的下巴,把他被卜凡亲过的那边脸朝向自己,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覆盖唇印?当木子洋还在为弟弟占有欲的幼稚表现而发笑的时候,灵超一只手绕到了木子洋的脑后牢牢的抓住,另一只手掀掉了木子洋头上的帽子,歪过头毫不犹豫的吻上了木子洋的双唇。


一脸懵逼之余,木子洋在想,他的弟弟,看样子,是真的,长大了…



-------------
∠( ᐛ 」∠)_
-------------



趴在床上,木子洋一遍遍的对跨坐在自己屁股上的灵超说,后背刚才没撞疼不用揉了,如果真觉得抱歉就把屁股撅好让他揍两下,好说歹说了好一阵子,灵超在木子洋背上一通乱按的手这才停了下来。


“我明天就走了。”


“啊?去哪?”


“我不是出道了嘛,要去参加集训,还要参加活动,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陈述的语气里有小小的试探,圆圆的大眼睛也时不时的瞟向木子洋。


“哦…那…那挺好的啊。”


结果只是一个哦?灵超一股火没压住开始口不择言。“你总是对谁都那么温柔一副很好亲的样子!我不在的时候不准你跟凡哥…岳叔也…反正谁都不行!”


很好亲的样子?木子洋听到他的傻弟弟这么评价自己没忍住噗呲笑出了声,转过身看着灵超故意使坏问道“凭什么?”


这一问可好,灵超直接来了一记床咚,双臂撑在床上把他洋哥圈在了身下,木子洋反倒来了兴致,坏笑着重复问道“你倒是说啊,凭什么?”


气鼓鼓的灵超憋着嘴不知道该拿他洋哥怎么办,有些话就是说不出口嘛!!!哼了一声之后下了床,拉出来行李箱开始收拾明天出发要带的行李。


木子洋把胳膊垫在脑后靠在床上看着他弟弟收拾行李,时不时的调戏上两句,灵超都直接无视,
下了床木子洋想哄哄这孩子帮他收拾下行李,也被灵超暴力拒绝了,灵超早就受够了木子洋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待,可总是不得法的他只好把怨气都发泄在了无辜的行李上。


木子洋不傻,双商都极高的他知道灵超在别扭什么,只是一直懒得去想太多懒得去跨过那个坎而已,不过现在他的弟弟长大了,自己也该主动一下了。


木子洋推开行李,蹲在灵超的面前,灵超眼里的不舍和临分开的不安早已藏不住,木子洋笑了笑没多说什么探身吻了他,丹凤眼里流转的是难掩的媚气,声音温柔语气缓慢的说着“行李晚些再整理…时间宝贵…”


极近的距离灵超只要稍微放低视线就可以从木子洋的领口把他整片胸膛和腰腹看个精光,木子洋扯下灵超手里正在整理的衣服扔到一边,贼欲的说着“我们做爱吧。”


灵超被他哥这突如其来的一波攻势搞得一愣,木子洋心里泛起了嘀咕,是不是自己一下子跨度太大了?可灵超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又把他哥逗的笑出声。


“那咱俩谁上谁下?”


“随你。”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