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

回头草【上】


前任攻略


----------


白羊座是出了名的分起手来很无情,干净利落不留余地,也是绝不吃回头草的类型,金牛座则相反。


可这事放到卜凡和李洋身上就反过来了,用卜凡的话说是“回头草?你们前任才是草我洋哥能是草吗?!我洋哥是花!”


这话得亏没让李洋听到,否则这白眼肯定要翻到天灵盖上去,复合?没一点儿可能!


吃回头草这事儿是卜凡准备签某男装品牌年度代言合同的时候决定的,三年没见的他坐在长长的会议桌另一头,笔挺的西装加身,干练的背头梳的一丝不苟,金框眼镜下锐利的眼神攻气十足,李洋翻看着手上卜凡的资料,表情淡然又专注。


卜凡跟经纪人律师坐在会议桌的另一头逐条讨论着合约内容,时不时的抬眼看向李洋,从形象到气场他的变化都很大,偶尔勾勾手指让部下俯身过来有条不紊安排工作的样子尽是成熟男人才能有的从容大气。


卜凡甚至有点怀疑李洋没有认出自己来,竟然连刚才一瞬间的对视他都满眼的波澜不惊,这让卜凡感到非常不爽,被无视是他作为一个专业就是吸引别人眼球的大模不能忍受的。


把我当空气是吧?卜凡几乎没有去理会合同上的代言费有几个零,签了字就朝李洋走了过去,大模的气场真不是盖的,他这一起身大长腿一甩,惊羡的目光便尽数被他虏了去,那个男人也终于抬起头暂时放下了手里的工作。


“李洋,好久不见。”


“是啊,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卜凡先生。”


卜凡…先生?看着李洋微笑着说着官话的样子卜凡差点哼出一声冷笑。


“接下来的一年我们估计要经常见面了。”


“是的,非常期待我们接下来的合作。”


又是官话!!卜凡抑制住怒火上头爆出来的青筋,回以微笑,心里想的是:李洋你行啊,咱们走着瞧!



----------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洋泄愤般把自己使劲砸进了真皮转椅里,心里把品牌部那个恨嫁的老痴女骂了一千遍,签代言人之前不跟自己这个艺术总监商量也就算了,好死不死偏偏是他这个巨难搞的前任!


当时坐在会议室里李洋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大写的尴尬,但是自己艺术总监的位置还没坐稳总是要时刻保持领导的风度,就算慌的一批也要慌的优雅。所以李洋现在急需在安静的环境里调整下自己,可就在这时…


“李洋!!!你们为什么不跟我续约,去年因为我的代言销售额上去了几个百分点你没看到吗?我的粉丝有多能打你心里没数吗?那个臭屁的模特凭什么?!”


灵超踹门而入,上来就劈头盖脸的给李洋一顿怼,就差直接站到李洋办公桌上了,不过李洋反而没恼,整理下西装慢悠悠的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咔哒一声反锁,笑着冲灵超招招手“乖,过来,你洋哥我给你好好解释解释~”


预感到要挨揍的灵超已经蜷到了沙发一角,这个屋子里物理距离上离他洋哥最远的那个点。


“是不是嫌我今年开价太高了?我是…是演员啊!就是会贵…贵那么一点啊!我不要做季度推广,我受不了这委屈!”


尽管脸上的表情还是奶凶奶凶的,可说话已经开始磕磕巴巴的了…


说到代言这事儿,去年是李洋提出签灵超的,品牌部部长那个痴女就不太乐意,因为这个事明里暗里没少挤兑李洋,所以今年选代言人压根没让李洋参与,终于如愿按照她的审美选了卜凡。以后就算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也肯定躲不开这个前任了,他是真的很难搞!一想到这李洋就气不打一处来,越是气脸色越是难看…


有杀气!!翘起的头毛接收到了捕食者发出的危险气息,灵超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落荒而逃的时候还不忘放句狠话。


“明天跟那个模特拍摄季度宣传照我是绝对不会老老实实配合他的!哼!!”


李洋扶额叹气,只想问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会认识他俩。



----------


用古灵精怪来形容灵超这个非常有灵气的小仙男再适合不过了,如果不是卜凡与生俱来的超强存在感,怕不是他这个年度代言人要做了这个小妖精的背景板,卜凡虽然很服气灵超的镜头表现力,但他还是想说…


“灵超你不是来跟我拍片是来跟我较劲的吧?”


站在有着巨大身高差的卜凡身前,灵超仰起脸,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嗯?你说什么?凡哥哥~”


卧槽…


一击K.O!


巧的是这一幕被全程拍了下来,整个摄影棚都沉浸在卜灵卜灵的愉快氛围中。


卜凡在拍摄间隙上厕所的路上恰巧遇到了李洋,本来准备打个招呼就完事了,可这位哥刻意视而不见的样子反而勾起了卜凡的胜负欲。


“洋洋,今天下班有空吗?想约你叙叙旧。”


“我跟你很熟吗?”


卜凡故意说的很大声,李洋也没再装聋作哑,一冷一热的强大气场在走廊狭路相逢,路过的同事的求生欲让他们选择了绕路走…


“熟不熟你的身体都比你自己更清楚吧。”


“你闭嘴!”


李洋凑近卜凡身边,压低声音想要阻止他接下来的胡言乱语,没想到卜凡是吃定了他在公司拿他没辙,完全没有闭嘴的打算。


“你拉黑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我只能当面跟你说了,况且我也挺忙的,没心情去跟你秘书预约你的时间,既然在这碰到了,我就在这说了,有什么问题吗?”


“咱俩之前的事不准!跟公司里!任何人!提起!”


“怕被那些围在你身边的女人和受知道?”


“你!!”


“我有那么不堪吗?要被你藏成秘密。”


“好了!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论这些,下班后再说!”


“那你这是答应我的约会啦~哈哈,好的好的,下班见!”


事实证明我行我素的人永远是最难搞的,李洋转头就在后悔,又不是第一次认识卜凡,明知道他吃软不吃硬,自己到底在犯什么傻,拿出工作上的进退有度还摆平不了他?可自己就是一碰到他就没法心平气和,软肋被他一抓一大把,该死!


“洋哥洋哥~你在厕所门口叹什么气呢啊?尿不出来还是尿不尽啊~”


所以说,老话说得好,祸不单行,在作死的边缘试探的人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洋哥~洋哥~你…”


“小弟,你今晚有空吗?”


“??你…你要干嘛??!”


李洋发现自己的智商跟离卜凡的距离是成正比的,卜凡只要不在视线范围内,他的智商就能瞬间上线。


“上次去看电影,被你粉丝发现了,没看成,这次我包场给你补上。”


“洋哥~你果然是爱我的!!”


灵超感动的就差哇的一声哭出来了,李洋有点尴尬的摸摸小孩儿的头,心里却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对不起啦小弟,帮哥这一次,我还没有办法毫无芥蒂的跟卜凡聊起从前。


卜凡推了晚上的所有应酬,在公司门口等李洋下班,攒了一肚子的热情准备和他冰释前嫌,却被一桶冷水从头到脚淋了个凉,眼看着李洋牵着灵超从自己面前走过有说有笑的上了车。


两个骗子【上】


【🈲警告🈲】后半部分人物性格极速反转,俩人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介意者慎入!!!性洁癖者慎入!!!



----------



1.完美情人



李洋,是个模特。


一直寻寻觅觅宁缺毋滥的等了好多年,终于等到了符合他所有标准的完美情人卜凡,比自己高,幽默又直爽,帅气又多金,霸道又温柔,善良又可爱,器大活又好…


卜凡,是个明星。


眼光高到可能要注孤生的时候遇到了李洋,名模的身材扒光了在床上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看了摸了上了那么多遍依旧完美到无可挑剔,一张厌世高冷脸偏性格生的温柔又乖巧深得卜凡心意。


俩人在一起两年多,双方都默认的关系是炮友,毕竟都是常年住在飞机上的大忙人,这样的关系更能长久也更纯粹些。



卜凡在北京有套房,难得两人都有空的时候就会约在那住上几晚,李洋年长卜凡两岁,在自己的专业上建树比较早,摸爬滚打这些年练就了温柔知心的好性子,做完爱之后卜凡喜欢点上根烟跟他絮叨絮叨工作上的一些事,尽管李洋不抽烟但也习惯了这事后尼古丁的味道,就着卜凡的姿势,要么趴在他胸膛,要么靠在他肩膀,或直接坐在他身上听他说着片场的琐事,李洋嘴严有分寸,卜凡也乐意跟他分享娱乐圈那些虚虚实实的八卦,就图一乐呵。


完美情人李洋唯一的瑕疵就是不会做饭,每每尝试走进厨房都以失败告终,卜凡靠在一旁笑他却不是因为他的笨拙而是觉得可爱,接过李洋手里的烂摊子随随便便就能端上一桌好菜,李洋有好多个瞬间觉得他和卜凡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卜凡比李洋稍微忙一些,临时赶通告经常说走就走,不能一起过节不能一起过生日是常有的事,李洋从不因此跟他生气,懂事又不粘人,卜凡有好几次都想跟李洋说,别拿炮友当幌子了,咱俩真在一起吧。


可太完美的人和关系中往往存在着刻意遮掩的假象,只是还没被戳破而已。



----------



2.初次尝试



这次的戏是在沙漠进行拍摄,对手戏的女演员身材火辣颜值上乘,两个月的封闭拍摄女人暗示过卜凡几次可以晚上到她房间,卜凡都拒绝了,他不想节外生枝做她炒作的牺牲品,娱乐圈栽到这种滑铁卢里面的男男女女还少吗。


卜凡从来了片场的第一天就一直觉得有双眼睛时不时的盯着自己,女演员对他示好之后他以为那视线来自女人,可直觉告诉他不对,直到有一天当卜凡换衣服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直勾勾看着自己身体的保镖大哥…


一般到片场带着助理就可以了,但是因为这沙漠气候复杂环境危险,公司就安排了一名保镖随行,他一般听助理的指示几乎没跟卜凡有过什么直接接触,卜凡也从没正眼瞧过这个男人。


自那之后卜凡得了闲就会瞅上几眼这位保镖大哥,三十多岁的样子,眼神锐利沉稳,古铜色的皮肤配上些许胡茬满是成熟男人的沧桑味道,常年锻炼的结实体格跟泡在健身房练出来的假肌肉完全不同,充满了力量感。


说不上哪里来的兴致,可能是因为两个月的封闭拍摄太寂寞,也可能是因为保镖大哥毫不遮掩对卜凡的性趣,终于在某天晚上,卜凡主动把他叫到了房间。


“哥。”


卜凡的舌尖轻抵唇珠慢慢扫过嘴角。


“我想跟你做爱。”



第一次被上的感觉不好不坏,权当是一种尝试,卜凡向来不抵触任何第一次,喜欢在他的原则内享受新鲜感。但这次尝试完了也就完了,他还是他,不会有任何改变,他依旧把那男人当做一个临时工保镖,依旧不会多看他一眼。


只是回到北京之后这件事不能像往常聊八卦一样跟李洋提起。



----------



3.烟盒



想到推开家门温柔乖巧的李洋在家里等他,卜凡拖着行李的脚步都加快了不少,可开了门后扑到他怀里的却不是李洋是一只小金毛。


李洋站在不远处笑着看着卜凡,试探性的眼神在确认卜凡看到这个小惊喜之后的反应。卜凡自然是喜欢小动物的,乖乖萌萌的好掌控的东西他都喜欢,但苦于没有时间照顾,之前李洋跟他提过一次也被他否决了,可当这小东西真出现在自己家的时候还真就可爱到让人无法拒绝啊。


“我不在家的时候有他陪你也好。”


卜凡没有因为自己自作主张而生气,李洋这才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卜凡面前,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跟这个小狗的不解之缘。


卜凡一边应和一边往卫生间走,洗手的时候发现洗手台上有半包烟。


“洋洋,你开始抽烟了?刚开始抽也别抽这么烈性的。”


客厅里的人明显犹豫了几秒钟,才解释道:“可能是昨天宠物店送狗狗过来的人忘在这的吧。”


“哦,那我扔了。”


卜凡没有立刻扔掉,试图把烟盒贴近鼻子看看能不能闻到李洋身上的香水味,他很久之前是有明确跟李洋说过他不希望他抽烟,可那只是当时刚在一起的控制欲作祟罢了,他现在对李洋有足够的喜欢,这些条条框框已经变得无所谓了,只是他不希望李洋对他撒谎。


可这时李洋进到了卫生间把卜凡手里的烟盒一把抓过来扔进了垃圾桶,笑着圈住卜凡的胳膊把人往客厅拉“跟我说说这次去拍摄有没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啊~”


卜凡也没想到李洋这一问,脑袋里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保镖大哥的脸,所以烟的事不管怎样就算了吧,自己做了更过分的事不是吗。


“有机会带你去沙漠旅行吧,太阳落山后的景色很不错。”


“好呀!~”


还是说说笑笑,还是夜夜欢愉,但两人都隐约意识到表面上的完美开始出现了裂痕。



----------



4.属性被发掘



小狗得了犬瘟,李洋急得直哭,忙乎了好几天终于治回来了,安顿好狗狗和李洋之后卜凡急忙往片场赶,到了酒店就往床上一砸,晕乎乎的听到保镖把他的行李箱放到柜子里的声音,皮鞋踩在地毯上的声音,然后是房门上锁的声音。


虽然不愿意起还是撑起身子脱衣服,这一睁眼才发现保镖大哥还没走正站在床前看着他,这一吓倒是让卜凡清醒了不少。


“我要离职了,想跟你最后做一次。”


“我今天很累,没这心情。”


“那上次你勾引我的时候,怎么没问我有没有心情?”


“我说真的,你去找别人吧,我给你钱。”


真的是乏了有点心烦,想到哪说到哪,这个钱字刚说出口卜凡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保镖大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男人单膝跪在卜凡两腿之间,一把揪住卜凡的衣领,语气低沉又凶狠的说道:“那我就来强的。”


卜凡僵直的后颈被男人一把抓住,脸被狠狠地埋进枕头里,越是挣扎越是感到窒息…


没有享受,只有暴力。


筋疲力尽全身赤裸的坐在地毯上喝着水,手腕上被用力扼住而发青的痕迹卜凡反复看了许久,身体好几处地方都在隐隐作痛。


可刚才经历的那场更像是虐待的性爱,却没有让卜凡心生恐惧,甚至连愤怒都没有,只有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他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满溢的施虐欲和受虐欲令他兴奋的浑身颤抖。


勾起嘴角邪邪的笑,卜凡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洋的号码。



----------



5.真实的李洋



李洋拉着行李箱站在卜凡家的门口,房子钥匙已经放到了客厅的餐桌上,带上门之后他和卜凡的关系也就算完了。


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嘴递到唇边,李洋猛的吸了一大口,另一只手烦躁的揉乱头顶的发,三颗扣子没系的白衬衫露出大片赤裸的胸膛。


“妈的!!”


李洋泄愤般一脚踢翻地上的垃圾桶,用力把手里的烟头甩到地上,火星子弹了老高,跑下台阶发狠的在垃圾桶上狂踩猛踏。


“艹你妈!去死吧!!”每踹一脚骂一句,都不带重样的。


眼看着垃圾桶都被他踹变了型,小区保安来了俩人这才把李洋架住,没造成其他破坏,李洋没心情听保安在耳边叨逼叨,扔了五千块在俩人脸上,把行李箱往后备箱一扔开着车就走了。



“呦,这小可怜怎么办呀?”


“给你了,爱他妈怎么办怎么办!”


岳明辉抱着小金毛给李洋倒了杯酒,他和卜凡是怎么黄了的也听李洋说了个大概,岳明辉没替自己这哥们儿感到伤心反倒替他高兴,他演了两年卜凡喜欢的完美情人,也是时候做回自己了。


“全他妈被那个保镖搞砸了!卜凡他妈的是我男人!是我李洋的男人!那个保镖他凭什么?!”


“你也别太生气了,该骂的不应该是卜凡吗?你这左一个保镖右一个保镖的,你都不知道人是谁。”


“等卜凡玩够了我自然会把他追回来,那个保镖最好别让我知道他是谁,我肯定废他三条腿!”


“卜凡要是知道他温柔乖巧的李洋其实是个流氓混子会不会更爱你了?毕竟他现在喜欢玩儿刺激的。”


“滚!”


“那你现在跟他解绑了,我可以追他了吗?”


“你说什么?”


“以前你俩在一起的时候,你在背后使尽手段不让其他人惦记,现在你俩完了,你还管得着吗?”


“岳明辉,你他妈就是个贱人!”


“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的才是贱人。”


岳明辉倒也坦荡,他深知骗来的感情,早晚是要还回去的。


【卜洋】一次性任务


色气肉渣向


-----------------


木子洋一脸嫌弃的看着蹲在地上哭的伤心欲绝的人形哈士奇,他正用沾满了血的大手抹着眼泪…看的木子洋一阵恶心,第三次催着卜凡赶紧去把手洗了顺带踢了他一脚。


“洋哥,我真的很伤心…我这一个月处的关系最好的哥们儿死了…洗手有那么重要吗?!”


“你把他活活打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咋没看出来你把他当哥们儿呢?赶紧洗手去!你要是把血弄我身上看我不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洁癖!你一杀手得这么矫情的病!”


“滚!”
木子洋上去又是一脚,把人踹进了厕所。


这卜凡是前段时间木子洋出任务腿伤差点丢了小命后组织强行给安排过来和他组队的后辈。
一米九二的身高比木子洋还高了几厘米,说实话很不适合做杀手,长相又太抢眼,坐地铁过个安检都会被带走盘问,但他与生俱来的性格魅力却成功的把劣势转化成了优势,无论他到哪人气和人缘都好的没话说。


卜凡口中说的死了的哥们儿,就是卜凡的任务目标,木子洋当时清楚的看到那人死盯着卜凡咽下最后一口气时那难以置信的表情。所以木子洋一直暗示自己不要跟这个搭档关系太好就是因为这,说实话木子洋有点怕他。


“洋哥!”卜凡在木子洋眼前嘚瑟了下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手,继续说道:“墨迹了两个多月终于到动手的时候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卜凡在说的是他铺垫了两个多月的目标一个娱乐公司黑白通吃的高管,艾奇。
要杀他还真不容易,他本身就是那种非常谨慎的人,保镖不离身,卜凡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跟他有了交集。


可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下手,直到有一天卜凡把艾奇带去了木子洋为了隐藏身份在做酒保的高档酒吧…


微微前倾身体,透过白衬衫的领口隐约看得到形状姣好的锁骨,指尖按在红酒杯的底座上,轻轻的把酒杯推到艾奇的面前,木子洋笑着示意客人请品尝,接着便拿起白色方巾动作优雅的擦拭起了红酒杯,宽肩窄腰被身上黑色的合身马甲包裹着一览无余…周身的红酒瓶反射着暧昧柔和的灯光,吧台俨然成了木子洋的个人秀场,惹得人无限遐想…


艾奇不止一次的在抬起酒杯的时候偷瞄吧台里的纤长身影,他眼里的欲望都被卜凡看在眼里,像是看到猎物的一只脚终于迈进了陷阱,卜凡用舌尖舔了下嘴角,开始为这猎物量身打造一个香艳的死亡剧本。


---------------

接下来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hABKtFZZs4gGRKnn





【卜洋】自导自演的分手大戏




时间晚上十一点半。


木子洋光着身子坐在床边,高潮后的疲倦还缱绻在刚刚被卜凡侵占的每个角落,心跳都还没平稳就眼看着卜凡一把抓起外套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关门时哐当那一声和他出门前丢下的那句话猛地的砸在了木子洋的心头,卜凡说,岳明辉回国了,要见他。


以木子洋的聪明才智,一顿理智分析之后他四舍五入得出一个结论:老子是他妈的被甩了吗?


然后用颤抖的手指指着紧闭的门骂道:“卜凡凡!!老子今天就叫你大名了!你他妈就是个傻逼!!”


可到了嘴边的那句:不准去找他,快给我回来!也不知道是为了面子还是里子死活没说出口。所以机智如木子洋,一波疯狂分析后他决定:去他妈的爱情,老子要出去浪!


木子洋叫上几个许久没约夜场的朋友,男男女女坐在夜店的包厢里买醉,被吐槽自从跟卜凡搞到一块儿之后就退隐江湖见色忘友,木子洋自罚了几杯之后卜凡和岳明辉的脸就开始在眼前瞎几巴晃了起来。


岳明辉。
卜凡的初恋。
让卜凡初尝性事的男人。
后来岳明辉出国,俩人分了手。


而且这岳明辉木子洋也认识,他的确是个不错的男人,想到这木子洋又闷了一大口红酒,五味陈杂的情绪总结成俩字:憋屈!


当初卜凡因为分手萎靡不振了好一阵子,木子洋眼皮子浅看不得曾经的快乐源泉就这样暴瘦十几斤,于是就陪着,哄着,照顾着,想来那几个月所有的温柔都给了这个叫卜凡的傻子。


又是一杯酒下肚,木子洋迷迷糊糊的想去点首《我以为》来唱。他让你红了眼眶,你却还笑着原谅,原来你早就想好你要留在谁的身旁…


我呸!老子今晚浪完就去跟卜凡凡那个傻逼提分手!让他知道是老子先甩了他!
借着酒劲,木子洋一把把董岩磊搂进了怀里,醉醺醺的说道:“我今晚,去你家睡!”


“哥,我怕…”


“怕啥?怕哥吃了你不成?”


“我是怕凡哥吃了我,你是不知道你上次在我家喝醉了,凡哥半夜来抗你回去的时候,那眼神我差点给他跪下…”


“别…别跟我提他!”
木子洋打了个酒嗝儿。


“你有次感冒发烧,他知道是我传染给你的,暴力威胁我签字画押,以后我有病的时候不准出现在你100 米以内…否则后果自负!”


“我咋不知道,他可真幼稚!”
木子洋嘴上吐槽心里还是偷摸美了一下。


卜凡这小子比自己小两岁,心智上本就不算太成熟,有很多事都是靠着直觉和本能来,白羊座的简单粗暴被他表现的淋漓尽致。


追你就死命的对你好,得空了就夸你,还怎么肤浅怎么夸,你要是质疑他他还怼你。
我就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啊!
我就是觉得你特好,特帅,特性感!
咋的?不行啊!
整的木子洋一点脾气没有,谁敢跟xxj顶嘴啊!


别看他平时那么六,准备了好几天跟木子洋的表白,结果当天还是整段垮掉了,简直就像是个母胎磕巴…多亏了木子洋聪明又懂事儿,没打击他,也被他追了好久追烦了,就美滋滋的答应了。


想到这木子洋还是挺满意自家这个犬系男友的,做的得一手好菜,家务活也不在话下,床上虽然总是少了那么点耐性,不过自己调教的好,再加上他的先天优势赢回来不少分。


不过说到这就又绕不开岳明辉这个初恋了…想到卜凡的第一个男人不是自己,木子洋的洁癖症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拉过另一个大家公认骚断腿的哥们儿,木子洋刚准备故技重施,就被一把推开了。


“哎呦喂~木子洋,我虽然挺好你这口的,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怎么的~脖子上还顶着新鲜的草莓印呢就来撩汉子?!”


木子洋因为这事儿骑着卜凡打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动不动就给他留印子!该死的占有欲!!幼稚鬼!!!


算了,今晚注定浪不起来了!
木子洋推门出了包间,为了跟卜凡置气想让那傻子着急,特意把手机放家里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有没有因为回到家没看到自己慌了神…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木子洋准备回家一探究竟,如果卜凡到现在也没回家,这手就分定了!


出了夜店的门口,凌晨的风刮的异常的冷,木子洋冻的低头缩紧了身子,突然被一件还残留着体温的宽大外套裹住了…
猛地抬头,看到的是眉头紧皱喘着粗气的卜凡!


“这么晚出来咋不多穿点!”


??


“岳岳他不听家里非要回国,结果回家跟家里人大吵了一架,拿个手机就出来了!我去给他定了个酒店让他住进去了,就这么会儿功夫你咋跑这来了,还不带手机!多让人担心!”


“你咋知道我在这?”


“打电话问的磊子。”卜凡紧了紧抱着木子洋的双臂“冷吧?咱快打车回家吧!”


木子洋被卜凡搂在怀里,寻思着自己到底哪根神经搭错了,一路超速加漂移,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被分手的虐心大戏…想想真他妈羞耻到家了…


一路上卜凡都在絮叨着木子洋,让他以后出门一定记得带手机,而木子洋却只想吻他。


哎,到底是谁傻呀~































【灵洋】谁上谁下





木子洋后退了一大步,后背和后脑勺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响,此刻灵超正一只手撑着墙壁奶凶奶凶的瞪着双大眼睛强行壁咚着他洋哥。


气呼呼的样子不为别的,他只想知道他洋哥为什么可以那么随便的就让卜凡亲他,而且一脸的习以为常。


这让灵超想起了四人挤在一室一厅的出租屋为了出道而拼命的时候,有次公司开会特意强调:知道你们年轻气盛,如果有生理需求最好自己解决,实在不行互相解决也可以,就是不允许找女朋友!!要时刻清楚自己偶像的身份!!!


所以说这青春疼痛文学真不是白写的,灵超已经脑洞出了他洋哥和卜凡互相解决生理需求的画面了,虐的自己一口仙气差点没提上来。


而此刻木子洋却在想,自己总是和弟弟在一起竟然没发现他已经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单薄的身子也壮实了一些,有了些男人的样子,要不然也整不来这压迫感十足的壁咚,想着自己的弟弟终于长大了,脸上不由得泛起了浅笑。


这时向来都是行动派的灵超一把捏住了木子洋的下巴,把他被卜凡亲过的那边脸朝向自己,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覆盖唇印?当木子洋还在为弟弟占有欲的幼稚表现而发笑的时候,灵超一只手绕到了木子洋的脑后牢牢的抓住,另一只手掀掉了木子洋头上的帽子,歪过头毫不犹豫的吻上了木子洋的双唇。


一脸懵逼之余,木子洋在想,他的弟弟,看样子,是真的,长大了…



-------------
∠( ᐛ 」∠)_
-------------



趴在床上,木子洋一遍遍的对跨坐在自己屁股上的灵超说,后背刚才没撞疼不用揉了,如果真觉得抱歉就把屁股撅好让他揍两下,好说歹说了好一阵子,灵超在木子洋背上一通乱按的手这才停了下来。


“我明天就走了。”


“啊?去哪?”


“我不是出道了嘛,要去参加集训,还要参加活动,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陈述的语气里有小小的试探,圆圆的大眼睛也时不时的瞟向木子洋。


“哦…那…那挺好的啊。”


结果只是一个哦?灵超一股火没压住开始口不择言。“你总是对谁都那么温柔一副很好亲的样子!我不在的时候不准你跟凡哥…岳叔也…反正谁都不行!”


很好亲的样子?木子洋听到他的傻弟弟这么评价自己没忍住噗呲笑出了声,转过身看着灵超故意使坏问道“凭什么?”


这一问可好,灵超直接来了一记床咚,双臂撑在床上把他洋哥圈在了身下,木子洋反倒来了兴致,坏笑着重复问道“你倒是说啊,凭什么?”


气鼓鼓的灵超憋着嘴不知道该拿他洋哥怎么办,有些话就是说不出口嘛!!!哼了一声之后下了床,拉出来行李箱开始收拾明天出发要带的行李。


木子洋把胳膊垫在脑后靠在床上看着他弟弟收拾行李,时不时的调戏上两句,灵超都直接无视,
下了床木子洋想哄哄这孩子帮他收拾下行李,也被灵超暴力拒绝了,灵超早就受够了木子洋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待,可总是不得法的他只好把怨气都发泄在了无辜的行李上。


木子洋不傻,双商都极高的他知道灵超在别扭什么,只是一直懒得去想太多懒得去跨过那个坎而已,不过现在他的弟弟长大了,自己也该主动一下了。


木子洋推开行李,蹲在灵超的面前,灵超眼里的不舍和临分开的不安早已藏不住,木子洋笑了笑没多说什么探身吻了他,丹凤眼里流转的是难掩的媚气,声音温柔语气缓慢的说着“行李晚些再整理…时间宝贵…”


极近的距离灵超只要稍微放低视线就可以从木子洋的领口把他整片胸膛和腰腹看个精光,木子洋扯下灵超手里正在整理的衣服扔到一边,贼欲的说着“我们做爱吧。”


灵超被他哥这突如其来的一波攻势搞得一愣,木子洋心里泛起了嘀咕,是不是自己一下子跨度太大了?可灵超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又把他哥逗的笑出声。


“那咱俩谁上谁下?”


“随你。”